死后4年获无罪:生前百万贷款已还,仍因此获刑

时间:2019-10-30 15:09       来源: 澎湃新闻
在死去4年之后,2016年5月27日,九泉之下的祁锦坤获得无罪判决。
10年前,因为两笔分别为60万元、100万元的贷款,湖南湘潭民企老板祁锦坤的湘潭县锦坤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坤公司”)先被银行告上法庭要求还钱,随后其个人又被公安部门立为刑事案件侦办。
同一案情在法院民事判决祁锦坤的公司还钱之后,同一法院又以贷款诈骗罪判处其个人10年有期徒刑。
服刑中,祁锦坤两次向市、省两级法院申诉喊冤,最终仍以有罪之身死于肺癌。死后4年,迟来的的无罪判决却揭示出惊人真相:60万元和100万元的两笔贷款都有抵押,且非重复抵押;100万元的贷款还有人担保,在祁被判有罪的半年前,100万元贷款本金已经由担保人偿还。原审判决遗漏了保证人连带担保、贷款已归还的关键事实。
2016年6月、9月,祁锦坤的家属分别向市县两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在此过程中,家属发现这100万元债权的谜团:既然100万元贷款早已归还,为何后来民事执行终结时,法院又向银行发放债权凭证?这多出来的100万债权哪去了?

两笔贷款,从民事到刑事
2003年8月,不到40岁的湘潭人祁锦坤在攒下一些积蓄和资源后,把原湘潭县铸造厂的机器设备和厂房租下,成立锦坤公司,他自己任法定代表人。
随后,在承诺安置职工的情况下,祁锦坤仅以55万余元的优惠价,“盘下”长沙锻压机床有限公司部分设备、工装。同时,祁锦坤拥有一份盖有长沙锻压机床有限公司真实印章的价值400万余元的资产移交清单。
相关民事判决书显示,2006年11月16日,锦坤公司因欠银行借款,连续惹上两场官司: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向湘潭县人民法院起诉,追讨两笔分别为132.5万元、60万元的借款及相关利息。立案当天,湘潭县法院应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对锦坤公司相关资产进行了查封。
此时,祁锦坤和他的妻子欧阳敏突然失踪了。按照2016年改判无罪的判决书的说法,祁当年的失踪是因为无力归还贷款及私人借款。祁锦坤的弟弟祁金湘则回忆说,“公司的财产至少值400多万,他们当时主要是为了躲高利贷,大约90万元左右,同时也是想办法去广西那边融资。”
而随后,2006年11月28日,湘潭市商业银行也向湘潭县法院起诉,向锦坤公司追讨100万元贷款及相关利息。
但在民事起诉一个月之后、贷款到期的次日,湘潭市商业银行又以祁锦坤涉嫌合同诈骗,向湘潭市公安局报案。2007年1月17日,湘潭市公安局对祁锦坤以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调查。
随后,祁锦坤被改为以涉嫌犯贷款诈骗罪提起公诉。湘潭县检察院指控他“向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属的响塘乡信用社贷款的60万元和向湘潭市商业银行贷款的100万元,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属于超出抵押物重复担保、贷款期限届满后逃匿不偿还”。
至此,锦坤公司所欠的两笔共计160万的贷款,引发了民事和刑事两场官司。

申诉无果,死前立遗嘱
2006年12月25日、2007年1月8日,湘潭县法院分别判决锦坤公司返还湘潭县信用合作联社借款本金60万元、利息0.6万余元;返还湘潭市商业银行贷款本金100万元、利息1.4万余元。
2007年6月7日,湘潭市商业银行申请强制执行。但湘潭县信用合作联社在期限内没有申请执行。2007年6月15日,祁锦坤在广西凭祥市被抓获归案,并于7月24日被湘潭市人民检察院批捕。
据湘潭县法院2016年的无罪判决书,2007年9月30日,保证人徐新明代锦坤公司归还了欠湘潭市商业银行的贷款本金100万元。
但是,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祁锦坤,仍未能逃脱刑罚。在归还贷款本金半年后,2008年4月17日,湘潭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祁锦坤犯贷款诈骗罪,判刑10年,罚款10万元。6月5日,湘潭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祁锦坤不甘心,2008年7月1日起进入岳阳监狱服刑后,向湘潭中院、湖南高院提出申诉,其理由与法庭上的辩护理由始终一致:公司贷款系单位行为,他不能成为贷款诈骗罪主体;他无非法占有故意;抵押财产真实,没有重复抵押;公司有担保人,具备偿还能力。
“民事和刑事判决是基于同一事实,民事追究锦坤公司的责任,事后贷款已经偿还,大半年后,又来追究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的刑事责任,有这样的法律?”祁金湘对记者说。
但是,市、省两级法院分别于2010年12月20日、2012年12月5日驳回祁锦坤他的申诉。祁锦坤在收到高院驳回通知的第10日,患肺癌死亡,时年48岁。
死前一天,坚称无罪的祁锦坤还立下遗嘱,嘱咐家人负责债务清偿,并分配将来的国家赔偿金等。

检方抗诉,指出被遗漏的无罪事实
在家属的不断追问下,案件迎来转机——湘潭市检察院提请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抗诉。
祁金湘记得,2014年元月,湘潭市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把他叫过去,告诉他,“祁锦坤的案子省政法委主要领导有批文下来,我们确实发现了重大错误”。
湖南省检察院依法审查后认为,原判认定祁锦坤构成犯罪的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于2015年4月13日向湖南高院提起抗诉。湖南高院于2015年11月24日裁定撤销湘潭市、县两级法院判决,发回湘潭县法院重审。
2016年5月27日,湘潭县法院重审宣布祁锦坤无罪。无罪判决书确认,祁锦坤在办理湘潭县响塘信用社和湘潭市商业银行的抵押时不构成重复担保;长沙锻压机床公司附条件转让给锦坤公司的财物虽然协定价只有55万多元,但价值400余万元的资产移交清单并不能视为虚假;此外,保证人徐新明已经归还了100万元贷款,不能认定祁锦坤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无罪判决书应证了当年被告席上祁锦坤自辩的真实性。湘潭检方的申诉复查通知书则指出,当时的有罪判决遗漏了一个关键事实:在祁锦坤失踪期间,2006年11月24日,锦坤公司所欠的100万元贷款的担保人徐新明,曾致函湘潭市商业银行,要求该行先起诉锦坤公司,如锦坤公司不能归还贷款,其愿代为偿还。2007年9月30日,在刑案审查起诉期间,徐新明向湘潭市商业银行归还了锦坤公司贷款本金100万元。“但该还款情节在原案办理过程中未予查证。”
为何当时会遗漏100万元贷款已经归还的事实呢?10月9日,祁金湘说,他们认为这中间另有原因,“因为他们就是想让祁锦坤去坐牢,所以不但不可能提100万元已经归还的事实,而且为了给他定罪,民事执行还为刑事判决服务,下达了一个‘无履行能力’的民事执行裁定。”

判了无罪,又多出来100万债务?
记者注意到,湘潭县法院的无罪判决书中提到了一份“中止执行”的裁定书证据。在徐新明归还湘潭市商业银行100万元一个月后,2007年11月6日湘潭县人民法院作出(2007)潭执字第17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祁锦坤因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正在侦查之中,公司亦停办暂无履行能力,中止执行”。
“法院为何将已还款说成无履行能力未还款?钱都已经还清,何来中止执行?这是枉法裁定,就是想在刑事案件中坐实祁锦坤有犯罪事实。”祁锦坤家属在申冤材料中写道。
无罪判决书显示,湘潭县法院对湘潭市商业银行的执行申请于2007年11月6日裁定中止执行后,在祁锦坤被刑事定罪之后,于2009年6月1日又恢复执行。2009年9月16日,湘潭县法院对该民事判决裁定“终结执行”,并发放债权凭证给原湘潭市商业银行(注:该银行现已重组改名)。
“民事和刑事案件交叉进行,民事方面先裁定中止,好给祁锦坤定罪;等那边刑事案子判了,这边民事马上恢复执行。”祁金湘说,他们完全蒙在鼓里,因为上述的这三个执行裁定,他们一个都没收到过。
“我们很好奇,欠银行的100万元明明已经还了,法院还发放债权凭证给银行,是不是意味着锦坤公司仍欠银行100万贷款?这银行凭空多出来的债权最后如何处置的?”祁金湘说。
2016年6月、9月,祁锦坤的家属分别向湘潭市、县两级院提起总计2000多万元的刑事、民事国家赔偿,同时要求撤销“172号”执行裁定,“我们要搞清楚这债权凭证的来龙去脉”。
湖南日月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泽华接受采访认为,“如果100万的欠款已经归还,法院没有理由再发放100万元的债权凭证。对此,银行的过错显然更大、更明显些。”
记者注意到,在湘潭县法院的无罪判决书中,原湘潭市商业银行板塘支行客户经理贺金海对此有一份证言,称徐新明归还100万贷款本金后,该行没有告知办案机关。“原因一是该笔贷款的利息并没有归还;二是我当时是板塘支行客户经理,贷款是在板塘支行贷的,但后来因该笔贷款难以收回,就移交给了市行资保中心,还款也是还给了市行,他没有及时了解清楚;三是他也不知道还款后要马上告知办案机关。”
周泽华认为,理由一、三不能成立,银行作为申请执行人,债务已得到清偿,应当及时告知法院。理由二说明银行内部管理存在问题。
周泽华告诉记者:“不管此前的贷款归还情况如何,法院在发放债权凭证之前,应该要向债权人核实债务履行情况。”

*附国家赔偿决定书
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2016)湘03法赔3号
赔偿请求人:谭斯予(曾用名祁荣),男,1992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市人,大学文化,系祁锦坤长子,祁锦坤与前妻谭芝明生。
赔偿请求人:祁宇澔,男,2001年3月9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市人,在校学生,系祁锦坤次子,祁锦坤与前妻欧阳敏生。
法定代理人欧阳敏,女,汉族,1977年3月25日出生,湖南省湘潭县人,系祁宇澔的母亲。
赔偿请求人:祁金湘,男,1974年5月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县人,湘潭县住建局工作,系祁锦坤弟弟。
赔偿请求人:祁辉,女,1967年6月2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县人,个体工商户,系祁锦坤妹妹。
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祁辉共同委托代理人:祁金湘,男,1974年5月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人,湘潭县住建局工作,系祁锦坤弟弟。
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祁金湘、祁辉于2016年10月20日以祁锦坤再审无罪为由,向本院申请国家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自赔案件程序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本案由本院赔偿委员会负责办理。现已审查终结。
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祁金湘、祁辉提出以下国家赔偿请求:1、祁锦坤因冤假错案在服刑中已死亡,向祁锦坤家属作出赔礼道歉,并通过相关媒体公开消除影响,恢复祁锦坤名誉;2、作出对祁锦坤刑事等方面国家赔偿共计20602260元;3、依法追究办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其提出的事实和理由如下:祁锦坤被错判有期徒刑十年,且在服刑期间死亡,现在经再审宣告祁锦坤无罪。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原作出生效裁定的终审法院,应当依法支付2007年6月15日至2012年12月24日,祁锦坤被限制人身自由2018天的人身自由赔偿金488961.4元;相关人员精神损害抚慰金2750000元;保外就医等费用79231.36元;医疗费53832.36元;交通费456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200元;护理费14631元;死亡赔偿金1264806元;丧葬费21946.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祁宇澔106954.17元、谭斯予50677.48元、祁锦坤之母李艾华3819.79元、祁锦坤祖母祁华庭17486.16元;祁锦坤服冤狱导致母亲李艾华突发疾病死亡赔偿金425120元;祁锦坤占股98.2%的湘潭县锦坤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坤公司)因本案关门停产,部分财产遗失,直接财产损失14893258元;申诉费用500000元。
为证明上述事实,其提交了以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湘潭县法院)(2008)潭刑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书;2、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潭中刑终字第113号刑事裁定书;3、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潭中立二监字第2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4、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湘高法刑监字第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拟证明:1、祁锦坤错案是怎么产生的;2、祁锦坤被限制人身自由是从2007年6月15日起。第二组证据:1、湘潭市人民检察院潭检刑申复通(2015)2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2、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刑再终字第8号刑事裁定书;3、湘潭县法院(2016)湘0321刑初112号刑事判决书。拟证明:1、祁锦坤案原判是将无罪的人作出有罪的错误判决;2、宣告祁锦坤无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有关规定,应作出相应国家赔偿。第三组证据:1、湘潭市公安局潭公经侦诉字(2007)第17号起诉意见书;2、罪犯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征求意见书;3、接受社区矫正保证书;4、湘潭县中医医院死亡诊断证明书;5、户口注销证明。拟证明:1、祁锦坤被限制人身自由时间是2007年6月15日至2012年10月25日,在服刑中患肺癌,紧急保外时间是2012年10月26日至2012年12月24日死亡,死亡时仍是有罪之身;2、祁锦坤是在服刑中患肺癌及死亡,他服刑中患肺癌及死亡与原判存在因果关系。保外就医,虽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但其等于是等死,其等死比被限制人身自由更残酷、更痛苦。第四组证据:1、李艾华与祁锦坤母子关系证明;2、李艾华户口注销证明;3、祁华庭与祁锦坤祖孙关系证明;4、祁华庭户口注销证明;5、祁华庭生前无经济收入证明;6、祁永太系祁锦坤父亲,于2006年3月1日死亡户口注销证明。拟证明:1、李艾华、祁华庭是祁锦坤的三代内直系血亲;2、祁锦坤的父亲祁永太已去世,祁锦坤应承担相应的法定义务。第五组证据:1、祁锦坤住院病历四份;2、祁锦坤医疗费共四份。拟证明祁锦坤住院医疗费是53832.36元。第六组证据:祁锦坤治疗期间交通费票据共六张,拟证明祁锦坤所花交通费4568元。第七组证据: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2、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祁锦坤占股98.18%,欧阳敏占股1.818%;3、2006年11月17日湘潭县法院民事查封财产清单;4、2007年1月17日湘潭市公安局对祁锦坤立案报告书;5、2007年1月17日湘潭市公安局对祁锦坤拘留报告书;6、2007年3月12日对祁锦坤列入网上追逃信息登记表;7、2007年6月15日祁锦坤网上追逃被广西凭祥市公安抓捕,并移交湘潭市公安局证明;8、2007年6月21日欧阳敏同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告知书;9、2005年、2006年湖南省乡镇企业统计年报;10、2006年度湘潭县锦坤公司工业企业财务状况(年报)统计;11、响塘乡人民政府关于原南谷铸造厂整体出租协调处理会议纪要;12、租赁合同书。拟证明:1、先民后刑的诉讼使锦坤公司全面关门停产,后又遭瓜分灭失;2、锦坤公司原本是一个上了规模的盈利性企业;3、原刑事判决严重侵犯了祁锦坤在锦坤公司的财产权、经营权,造成了祁锦坤投资股份经营收入损失长达十年之久。第八组证据:1、遗嘱;2、离婚协议书;3、户口本。拟证明:1、祁锦坤死后,财产由谭斯予、祁宇澔、祁金湘、祁辉四人继承;2、欧阳敏为祁宇澔法定监护人。
本院于2016年11月4日就本案赔偿问题听取了谭斯予、祁宇澔、祁金湘、祁辉及相应的委托代理人、法定代理人的意见,对赔偿问题作了协调和法律释明;由本院相关负责人代表法院就原审错判对赔偿请求人表示了诚挚的赔礼道歉,并记入相应笔录存卷。
经审查查明,锦坤公司是2003年9月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私营),注册资本500000元。祁锦坤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2006年5月,锦坤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5500000元。
2004年5月9日,锦坤公司以评估价值为757300元的公司财产作抵押向原湘潭县响塘信用社借款600000元,借款期限一年。到期后双方续期。后锦坤公司付清了利息,但没有依约按期归还借款本金。2006年11月16日,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向湘潭县法院提起借款合同纠纷民事诉讼。诉讼中该院对锦坤公司的财产进行了查封。2006年12月25日,湘潭县法院作出(2006)潭民二初字第380号民事判决,判令锦坤公司归还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本金6000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2004年12月,锦坤公司以有关设备、工装作抵押向原湘潭市商业银行板塘支行贷款1000000元,借款期限一年。到期后,祁锦坤从徐新明处借款1000000元归还了原湘潭市商业银行板塘支行的贷款,又以原抵押物及徐新明的连带责任担保向该行续借款1000000元用于归还保证人徐新明。2006年11月,因无力归还贷款及私人借款,祁锦坤与妻子欧阳敏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躲藏。同年11月28日,原湘潭市商业银行向湘潭县法院提起借款合同纠纷民事诉讼。2007年1月8日,湘潭县法院作出(2006)潭民二初字第389号民事判决,判令锦坤公司返还原湘潭市商业银行贷款本金1000000元及相应利息。同年6月7日,原湘潭市商业银行向湘潭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因锦坤公司无履行能力中止执行。2007年9月30日,保证人徐新明代为归还了锦坤公司欠原湘潭市商业银行的贷款本金1000000元。
在民事诉讼、执行期间,2006年12月29日,原湘潭市商业银行以祁锦坤涉嫌合同诈骗向湘潭市公安局报案。湘潭市公安局于2007年1月7日作出潭公经侦字(2007)001号立案决定书,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祁锦坤立案侦查;2007年6月15日,祁锦坤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铁路公安处凭祥车站公安派出所抓获,同日湘潭市公安局对祁锦坤予以接收、传唤,2007年6月17日湘潭市公安局以潭公经侦刑拘字(2007)003号拘留证,对祁锦坤执行刑事拘留。2007年7月24日,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潭公经捕字(2007)009号逮捕证,予以逮捕。2008年3月20日,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检察院以潭县检刑诉[2008]第4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祁锦坤犯贷款诈骗罪,向湘潭县法院提起公诉,该院于2008年4月17日作出(2008)潭刑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祁锦坤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祁锦坤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08年6月5日作出(2008)潭中刑终字第113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湘潭县法院依生效裁判将祁锦坤交付执行。2012年10月22日,经湖南省岳阳监狱医院罪犯保外就医医学鉴定小组鉴定,祁锦坤患有“肺癌”等病。2012年10月24日湖南省监狱管理局作出湘监管刑保(2012)346号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决定书,决定对祁锦坤予以暂予监外执行一年,并于2012年10月25日实际予以暂予监外执行。2012年12月24日,祁锦坤因肺癌医治无效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死亡。
原审裁判生效后,祁锦坤仍不服,本人及其近亲属提出申诉。后湖南省湘潭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请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抗诉。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祁锦坤构成犯罪的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遂于2015年4月13日以湘检刑申抗[2015]1号刑事抗诉书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于2015年11月24日作出(2015)湘高法刑再终字第8号刑事裁定,撤销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潭中刑终字第113号刑事裁定和湘潭县法院(2008)潭刑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湘潭县法院重新审判。湘潭县法院经重审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2016)湘0321刑初112号刑事判决,以“认定被告人祁锦坤犯贷款诈骗罪的证据不足”为由,宣告祁锦坤无罪,并于当日送达祁锦坤近亲属及公诉机关等。法定期限内当事人未上诉,公诉机关未提出抗诉,该判决已于2016年6月6日发生法律效力。谭斯予、祁宇澔、祁金湘、祁辉于2016年10月20日以祁锦坤再审无罪为由,向本院申请国家赔偿。
另查明,一、祁锦坤自2007年6月15日传唤之日起,至2012年10月25日被暂予监外执行之日止,共计被羁押1960天。
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为242.30元/天。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湘潭市公安局2007年1月7日潭公经侦字(2007)001号立案决定书、2007年6月15日(潭)公接交(2007)004号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铁路公安处凭祥车站公安派出所移交接收证明、2007年6月17日潭公经侦刑拘字(2007)003号拘留证、2007年7月24日潭公经捕字(2007)009号逮捕证;
2、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检察院潭县检刑诉[2008]第40号起诉书;湘潭县法院2008年4月17日(2008)潭刑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书、本院2008年6月5日(2008)潭中刑终字第113号刑事裁定书;
3、湖南省人民检察院2015年4月13日湘检刑申抗[2015]1号刑事抗诉书、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年11月24日(2015)湘高法刑再终字第8号刑事裁定书、湘潭县法院2016年5月27日(2016)湘0321刑初112号刑事判决书及送达回证。
4、2012年10月22日罪犯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病残鉴定表、2012年10月24日湖南省监狱管理局湘监管刑保(2012)346号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决定书、2016年11月10日湘潭县社区矫正领导小组办公室出具的证明书、2012年12月24日湘潭县中医医院死亡证明书。
赔偿请求人提出的证据中,与以上证据一致的部分,本院予以采信;其余证据与本案国家赔偿均缺乏关联性且其中部分真实性也难以确定,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一、关于赔偿请求人及赔偿义务机关主体资格问题。祁锦坤贷款诈骗罪一案,湘潭县法院一审作出有罪判决后,本院二审裁定予以维持。现该案在再审程序中,二审裁定及一审判决被撤销,并经湘潭县法院重审宣告祁锦坤无罪,该宣告无罪的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本案属再审改判无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二)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第二十一条第四款“再审改判无罪的,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规定,本案中,本院是再审无罪的国家赔偿义务机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六条第二款“受害的公民死亡,其继承人和其他有扶养关系的亲属有权要求赔偿”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受害的公民死亡的,其法定继承人依法定顺序有权就其人身自由权遭受侵害提起国家赔偿。本案中因祁锦坤已死亡,对祁锦坤因刑事诉讼中被错误羁押而限制人身自由期限应获得的赔偿,祁锦坤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谭斯予、祁宇澔有以本院为赔偿义务机关提出国家赔偿的权利。因国家赔偿请求权不是祁锦坤的遗产,不适用遗嘱继承;虽然赔偿请求人提交了祁锦坤的遗嘱,且该遗嘱有“祁锦坤的弟弟祁金湘、祁辉可继承祁锦坤的遗产和分割取得的有关赔偿款”的内容,但该遗嘱的效力不是本案审查的范围,本案中本院不能确认该遗嘱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同时,无论是否考虑该遗嘱,都不影响本案赔偿义务机关依法应承担的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也不影响赔偿请求人依法享有的赔偿项目和应得的赔偿数额;祁金湘、祁辉不是祁锦坤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也无证据证明与祁锦坤之间属于有“其他有扶养关系”的人,故祁金湘、祁辉不享有就祁锦坤被错误羁押申请国家赔偿的资格,依法应当驳回祁金湘、祁辉的国家赔偿申请。
二、关于祁锦坤被羁押侵犯人身自由权赔偿金的确定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第一,对祁锦坤被刑事拘留之日起至被暂予监外执行之日止实际羁押侵犯人身自由1958天,以及刑事拘留之前名为被传唤、但实际完全限制了祁锦坤的人身自由的2007年6月15日、16日2天,共计1960天,应当依法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42.30元/天计算,金额为474908元。赔偿请求人提出赔偿祁锦坤自2007年6月15日被传唤之日起至2012年12月24日死亡之日止,祁锦坤被限制人身自由2018天的人身自由赔偿金488961.4元,因自2012年10月25日起至其死亡之日止,祁锦坤实际已被暂予监外执行而没有被羁押,这一段时间不属于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情形。故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的超过1960天的部分,没有法律依据。
三、关于赔偿请求人提出的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问题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祁锦坤因错误判决被限制人身自由1960天,此错误追究刑事责任的行为对祁锦坤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后果,依法应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以适当的方式为他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并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案中,其一,法院已公开宣告祁锦坤无罪,依法送达了判决书,本院对赔偿请求人表示了诚挚的赔礼道歉;
其二,综合考虑有关规定和祁锦坤被羁押期较长等具体情况和当地生活水平,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上述确定的人身自由权赔偿金总额474908原的35%计算,本院确定为166218元。赔偿请求人要求本院支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2750000元中,超过166218元的部分不远不予支持。
四、关于赔偿请求人提出的涉及祁锦坤“肺癌”等病的医疗、护理、交通等费用及祁锦坤死亡后的有关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赔偿请求问题。祁锦坤被错误判处刑罚,且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因病医治无效死亡,赔偿请求人据此要求本院赔偿“保外就医等费79231.36元;医疗费53832.36元;交通费456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200元;护理费14631元;死亡赔偿金1264806元;丧葬费21946.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祁宇澔106954.17元、谭斯予50677.48元、祁锦坤之母李艾华3819.79元、祁锦坤祖母祁华庭17486.16元;祁锦坤服冤狱导致母亲李艾华突发疾病死亡赔偿金425120元”,因祁锦坤患病以及在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期间医治无效死亡,与法院的错误判决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赔偿请求人对本院提出以上赔偿请求没有法律依据。
五、关于赔偿请求人提出的因祁锦坤被羁押,不能经营管理公司造成相应财产损失及申诉费用损失而要求赔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八)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其一,赔偿请求人主张“祁锦坤占股98.2%的锦坤公司,因本案关门停产,部分财产遗失,直接财产损失14893258元;申诉费用500000元”,因法院对祁锦坤个人错误刑事判决并不必然导致锦坤公司关门停业,且生效判决已认定“2006年11月,因无力归还贷款及私人借款,祁锦坤与妻子欧阳敏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躲藏”,即被刑事追究之前,祁锦坤已没有直接经营管理该公司,其公司的损失与错判行为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法院的刑事判决没有侵犯锦坤公司的财产权;其二,所谓申诉费用属于间接损失,申诉费用500000元是否属实亦难以认定。以上二者均不属于错误刑事判决应当承担国家赔偿的情形,故赔偿请求人对本院提出的以上赔偿请求,不能成立。
此外,赔偿请求人提出“依法追究办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的请求,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调整的范围。
综上所述,赔偿请求人祁金湘、祁辉在本案中不享有赔偿请求人主体资格;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以再审无罪申请本院赔偿的请求部分成立,应依法予以赔偿。本院已以适当的方式赔礼道歉。赔偿请求人的赔偿请求部分不成立,依法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项、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九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自赔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并经本院院长办公会议讨论,决定如下:
一、由本院支付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因祁锦坤被侵犯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474908元;
二、由本院以适当的方式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祁锦坤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支付赔偿请求人谭斯予、祁宇澔精神损害抚慰金166218元;以上两项赔偿款合计641126元。
三、驳回赔偿请求人的其余赔偿请求;
四、驳回祁金湘、祁辉的国家赔偿申请。
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声明:除来源《无罪网》的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如果您有无罪辩护成功案例;
如果您正在为您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如果您坚信您的家人或亲友无罪;
并且愿意分享您的案件信息。
请与我们联系, 电话:139-1097-7195 微信:wuzuiwang123 邮箱:wuzuiwang@qq.com
无罪辩护-无罪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