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被占用获赔后被判敲诈勒索,申诉6年终无罪

时间:2021-10-12 11:17       来源: 华商报

来源:华商报

​作者:华商报记者陈思存 陈有谋 编辑 董琳

为了给妈妈讨回一个公道,我们坚持上诉、申诉6年,现在终于拿到了彻底的无罪判决。整个上午,妈妈情绪都很激动,一直痛哭不已,心情难以平静下来。”

10月11日上午,因占地赔偿被判敲诈勒索罪,失去自由21个月的河南六旬农妇赵刘枝,终于从郑州中院法官手里拿到了彻底的无罪判决。赵刘枝的儿子马雷勇告诉华商报记者:“这是一个明显的错案,下一步,我们会提出追责,然后申请国家赔偿。”

下载.jpg

拿到占地补偿款后,6旬农妇被控敲诈勒索获刑

赵刘枝是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狼城岗镇瓦坡村村人,今年67岁。

相关判决书显示,2013年3月份至2013年12月份期间,河南送变电工程项目部在中牟县狼城岗镇瓦坡村建设高压塔,其中38号塔基永久占用了被告人赵刘枝、程某某两家共计0.27亩土地。

按照河南省人民政府规定的赔偿标准,二被告人两家应得永久占地款共计10260元,但二被告人认为赔偿款数额太少,多次以38号塔基占其两家公墓地赔偿数额太少,在高压塔下面劳动有辐射、易患白血病等为由到施工工地阻止施工。

后送变电工程项目部为保证顺利施工,经二被告人所在村干部协调,承诺二被告人待38号高压塔竣工后向其分别支付6万元、5万元,二被告人得到承诺后不再到施工工地阻挠施工至工程结束。

2014年1月26日,狼城岗镇人民政府将两家应得的塔基永久占地补偿款共计10260元支付给对方,2014年2月18日、3月12日,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向被告人程某某和被告人赵刘枝的丈夫马振岭分别转账5万元、6万元。

2015年4月10日,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赵刘枝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随后被逮捕。2016年7月12日,中牟县法院一审判决:赵刘枝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赵刘枝不服,提出上诉。2016年9月7日,郑州中院以事实不清,撤销中牟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发回中牟法院重新审理。

2017年12月21日,中牟法院作出再审判决:赵刘枝、程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判决两人犯敲诈勒索罪,免于刑事处罚。赵刘枝、程某某再次提出上诉。

2018年2月28日,郑州中院第二次将案件发回中牟法院重审。期间,家属提出异地审理申请。2020年4月17日,新郑法院改判两人犯寻衅滋事罪、免予刑事处罚。赵、程两人不服,再次提起上诉。2020年7月2日,郑州中院裁定,维持原判。

此后,赵刘枝本人及家属向河南省高院申诉。2021年3月31日,河南省高级法院经审查认为,案件部分事实不清,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指令郑州中院对本案进行再审。2021年6月中旬,案件在郑州中院再审。

 

643.jpg

拿到无罪判决后,六旬老人痛哭不已

2021年10月11日上午9时30分许,郑州市中院相关人员来到赵刘枝家里,向赵刘枝送达了无罪判决书。

“前一天,我们就知道郑州中院的工作人员要来我家送判决书,我和丈夫、嫂子一直陪着妈妈在家里等着。”11月11日上午,赵刘枝的女儿马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到她家后,郑州中院的工作人员没有全文宣读判决书,只是告诉了他们无罪判决的结果,并让他们在相关文书上签了字。

“拿到彻底的无罪判决书后,妈妈感谢法官给了她一个公正公平的判决,之后痛哭不已。怕妈妈哭坏身体,我赶紧把她搀扶到外面散心。”马女士说,妈妈坚信自己无罪,这几年一直在讨说法。“她有心脏病、脑梗等病,腰椎也不好,每天都要吃药,为了讨回公道,妈妈这几年吃了不少苦。”

 

641.jpg

对话当事人

华商报:拿到彻底的无罪判决,你很高兴吧。

赵刘枝:高兴不起来。为了这份判决书,我们一家人等了6年多时间。拿到判决书后,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直哭个不停。

华商报:村民对你的案子怎么看?

赵刘枝:大部分村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都对我表示了同情和支持。这几年,村民一直支持我们上诉、申诉,我们一家人很感谢他们。

华商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赵刘枝:我们会依法办事,申请国家赔偿。

下载 (1).jpg

对话家属

10月11日上午,赵刘枝的儿子马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这几年来,他和妈妈一直坚信,妈妈无罪,一直在上诉、申诉。“终于为母亲讨回了清白,一家人6年多的奔波也值了。”

华商报: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呢?

马雷勇:2013年3月,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500千伏开封西变220千伏送出工程施工项目部在中牟县狼城岗镇瓦坡村建设高压塔需要永久占地,其中38号塔基要占用两家祖坟,其中一家就是我们家祖坟。当时经过村上领导协调,同意在2013年12月份完工之后,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给我们家赔偿款6万元,另外一家赔偿5万元。

2013年12月,该项目完工之后,村上领导要求我们提供了存折,并在2014年3月12日,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将6万元赔偿款打到了父亲马振岭的存折上。

案子的真正起因是,2015年,某高速路经过我们村子,需要征用村民的土地。当时很多村民找当地政府,要求以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的赔偿标准对村民进行补偿,这让当地干部很为难。

华商报:2015年高速征地涉及到你们家不?

马雷勇:不牵扯!

华商报:那这次征地与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补偿6万元有什么联系?

马雷勇:因为村民要求高速征地补偿标准与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对我们祖坟的补偿标准一致,当时镇上有领导就很躁,扬言要收拾我们一家,原因是我们的征地补偿标准太高了。当时很多村民闻讯后,都建议我们全家出去躲一躲。

华商报:你们是否出去躲了呢?

马雷勇:没有,我父母都认为又没有犯罪怕什么呢?

华商报:你母亲是什么时候被带走的?

马雷勇:2015年4月9日中午,我接到弟媳妇电话才知道,当地派出所到我家后称,有事情需要母亲去询问一下。母亲被带回派出所后,第二天就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

华商报:从你母亲被刑拘,这6年你们都经历了些什么?

马雷勇(哽咽):这是我们全家经历的最漫长的6年,就是全家为了母亲讨回清白。

既然母亲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我就找到了支付祖坟被占用补偿款的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了解相关情况。但我惊讶地发现,本案报案人刘某,不是支付该补偿款的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该公司也未委托刘某报案,对方也称案涉款项系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自觉履行双方协议,而自愿支付的补偿款。

如此说来,母亲涉嫌敲诈勒索罪肯定是不存在的,这更加坚定了我们为母亲讨要清白的决心。2016年7月12日,母亲被中牟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三年一个月有期徒刑。我们不服,上诉至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9月7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7年12月21日,中牟县人民法院判决母亲犯敲诈勒索罪,但免于刑事处罚。我们不服再次上诉。2018年2月28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再次发回重审。

此间,我们提出异地审理要求。2020年4月17日,新郑市人民法院又判决母亲犯寻衅滋事罪,但免于刑事处罚。我们再次上诉,2020年10月14日,上诉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我们又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21年3月31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

2021年10月8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原先判决,判决母亲无罪。

华商报:为了上诉、申诉,这6年来,你们一家人真的不容易。

马雷勇:父母都是将近70岁的老人了,兄妹三人都已经成家有了孩子,一边是老人还在看守所羁押着,一边要继续申诉,再加上到郑州、北京等地来来回回的各种费用,还有遭受的各种非议,一家人压力非常大。但是,我们没有放弃。最让人感动的是,母亲从被带走到被取保,一直都坚持被冤枉,没有认罪,更加坚定了家人为她讨要清白的决心。

华商报:这份判决之后你有什么安排?

​马雷勇:要感谢全国网友及媒体朋友,接下来将会继续为母亲维权,让枉法者承担应有的责任,之后我们会申请国家赔偿。

关键词:无罪 无罪网 无罪辩护 无罪律师


声明:除来源《无罪网》的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如果您有无罪辩护成功案例;
如果您正在为您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如果您坚信您的家人或亲友无罪;
并且愿意分享您的案件信息。
请与无罪网联系, 电话:139-1097-7195 微信:wuzuiwang123 邮箱:wuzuiwang@qq.com
无罪辩护-无罪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